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走遍衢州三县市,浙江农村的数字化进程是怎样的?丨未来村

作者:智慧乡村 | 发布时间:2022-02-27
在农业数字化发达的浙江,衢州是全省数字乡村建设先行区。城市来的高科技企业如何将自己的数据治理经验“复制”到常山、衢州乃至浙江,是否能深耕在当地农村研发适合的数字化产品,成为核心问题。江山市猕猴桃、常山县胡柚特色农产品优势区,都属于衢州市六大特色农产品优势区。不仅衢州,还有很多浙江乃至全国的农村,都多少面临这样的窘境。

在农业数字化发达的浙江,衢州是全省数字乡村建设的先行区。在这里,看似“简单纯粹”的农业农村已经初步走上了数字智能化的轨道。

农业数字化需要什么?未来农村建设需要什么?未来人们在农村自由发展需要什么?在我国共同富裕的示范区浙江,这些问题最先出现在浙江农村,成为不可忽视的关键存在。

同时,在未来的农村建设过程中,浙江农村往往面临着各种新老问题,比如智能化的不完善、普及化;数字场景的简化和打通的难度;文旅产品同质化 内容升级升级难...

近日,浙江36氪携40余家企业走访了江山市、常山县、龙游县15个未来乡村场景,从农业生态链和乡村文旅品牌建设的角度洞察了农业生态链和乡村文旅品牌建设的痛点。观察者。与企业,寻求双向解决方案。

再深一点:农村全场景数字治理

农村是全国人口餐桌的源头。长期以来,我国农村治理由于就业人口能力有限、生产设备和技术手段落后等原因,导致生产效率低下,数字化严重不足。

在源头生产方面,以常山特产胡柚为例,总种植面积10.8万亩。在王鑫的农场,一个大户型种植户,一个初具规模的户型生产基地,数字化监控、农业用水、施肥还比较简陋。全年农业用水靠天然河流,生产标准化靠分拣机,水果只靠大小来区分。尽管如此,他的“淘宝旗舰店”年销售额仍能达到200万斤。小忽悠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市场。

本次活动中,涉及遥感、数字农业、区块链的企业,在与政府、农民三方沟通的过程中,将自身业务与生产中的数字化需求相匹配,为下一步的建立奠定了基础。合作。来自城市的高新技术企业如何将其数据治理经验“复制”到常山、衢州乃至浙江乡村资讯,能否开发出适合当地农村的数字产品,已成为核心问题。

同时,农村“智慧大脑”建设也不能耽误。数据底层方面,针对农村监管薄弱、统一性差的特点,需要加强监控、门禁、垃圾桶、电子围栏、智能收费等设备,实现集中监控、统一通过数字化指挥协调,建立全面综合管理。平台。这对于提高现代农村数字化水平,实现未来农村美好图景具有基本的实用性。

衢州正在建设从数据基础、中台到管理的全链路数字化体系。

启动:县级农产品全新品质

武昌大米、阳澄湖大闸蟹、仙居杨梅,这些区域农产品品牌以其独特的可追溯地理标签和统一的品质,成为区域化、品牌化的王牌农产品。品牌在销往全国的同时,也将自己的地域标签传播到全国。仅通过这一环节,就可以形成农产品品牌、文化旅游品牌、城市品牌的全方位建设,有利于提升区域知名度,拉动地方经济。有显着效果。

但品牌如何加入,成为“高大上”特产团队的一员,是每个县都想争取的。其中,品牌包装、数字化生产、精准营销成为三大关键要素。

江山市猕猴桃和常山县虎油特色农产品优势区同属衢州市六大特色农产品优势区。经过30多年的种植历史和品种改良,江山奇异果在省内形成了良好的口碑,但与常山胡柚一样,却面临着“走出省”难的困境。同时,数字化生产和质量控制仍处于“蹒跚学步”阶段的地方农业也蕴含着很多潜在机会。他们不仅需要从源头上构建农业数字化生产链,还需要更好的品牌包装和营销技巧,提升品牌的议价能力。其中,政府'

像衢州这样以农业为主的创业示范区,目前缺乏特色农产品强势品牌作为支撑和引领其他特色产品开拓土地的样板。

开拓:乡村文旅趣味升级

如今,随着城市化率的不断提高和城市的不断扩张,乡村逐渐淡出了主流视野。似乎在时代发展的过程中,随着年轻人的离去,这个村庄已经失去了生机。但实际上,与越来越“千城一面”的城市不同,乡村是文明传承最好的“标本”,也是乡愁的情感矩阵。

衢州龙游是全国较早发展乡村旅游的地区之一,但落后的基础设施制约着龙游的发展。一些没有跟上时代发展升级步伐的文旅设施和理念,在市场的考验下无法成为“必打卡”的消费动力,由优势转为劣势。

在龙游,有一个红木小镇,面积5平方公里,总建设成本80亿,推广红木文化。但由于红木客户单价高,消费选择少,很少有游客在参观后会选择几万或几十万的红木家具进行消费。再加上当地配套运营跟不上,路径无法贯穿,成本再高也只能“待命”。他们不仅需要认清自身特色,更需要一套因地制宜、精准定位客群、推动全产业链升级转型的文旅规划。

此外,还有一些未开发的原始古村落,正吸引着年轻人的目光。在拥有700年历史的龙游县扎什镇泽穗村,经营棋盘游戏、剧本杀等沉浸式内容的来访企业对这里的历史建筑、文物古迹赞叹不已;在庙下乡和溪口镇,独特的红色故事、国企旧址和生态环境,让沉浸式内容的生根发芽成为可能。

不仅是衢州,浙江很多农村乃至全国都在一定程度上面临着这样的困境。如何充分发挥自身特色,吸纳专业人才,不忘传统文化,是建设未来村落的重要内容,需要综合考虑。

10月底,企业将携解决方案重返衢州,参加2021“未来村”长江数字经济带青年创新创业大赛——农村数字大脑总决赛。根据对江山、常山、龙游三地的走访调查结果,与当地社区分享。最匹配和定制的解决方案。未来农村数字化会有哪些新趋势和新突破?让我们一起专注。

发现未来独角兽,送项目BP!

如果你的项目足够好,想要得到36氪浙江的报道,参与36氪浙江的“未来独角兽盛会”,请将你的需求和BP发到36氪浙江项目征集邮箱:我们会在时间。

36氪浙江——让浙江企业家先看未来!

上一篇:现场直击:优秀教育,美丽乡村——郴州教育振兴乡村纪实报道
下一篇:事实:智慧 | “不信邪”温铁军:乡村振兴是应对内忧外患的压
热门服务和内容

客服微信

  • 客服微信

    扫描咨询

  • 官方公众号

  • 官方公众号

    扫码查看演示

  • Copyright © 2019-2021 网侣(宁夏)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网站备案号: 宁ICP备16000137号-9
    电话咨询:183-9523-2024
    在线客服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