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现场直击:优秀教育,美丽乡村——郴州教育振兴乡村纪实报道

作者:智慧乡村 | 发布时间:2022-02-26
站在时代的新起点,郴州教育人沉下心思考,教育如何助力乡村振兴?目前,桂阳县域内289个村小教学点,2021年12月,桂阳县出台了《乡村小规模学校优化提质工作方案》,分5年进行改造,并达到《湖南省乡村小规模学校基本办学标准》的要求。

湖南教育记者张晓雅通讯员陈庆彤黄剑锋报道

全面脱贫摘帽一年后,郴州农村是这样的:

东部汝城县农村就业率再创新高。地方校企合作模式打造“就业专线”,中职毕业生月薪可达6000-8000元;

在南方的宜章县,城市教师的选拔很少“冷”,乡村教师不再热衷“来城”,下乡工作更有吸引力;

在西部的嘉禾县,在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10个乡建立了专项教育基金,农村重视教育学习已成为常态;

在北方的安仁县,广袤的乡村土地环绕着歌声,乡村小学的合唱团为寒冷的乡村注入了活力。

...

2021年,郴州将搭上乡村振兴“高铁”。站在新的时代起点,郴州教育工作者深思,教育如何助力乡村振兴?过去的一年,郴州教育不得不巩固和打破局面。通过积极探索和不断实践,走出了一条多方位、多层次、多光明的助力之路。

让乡村学校更有趣

“没想到!小时候上学的书院,居然又可以投入使用了。” 贵阳县欧阳海镇镇南村村民感慨地说。他们口中的书院叫“真南书院”,始建于民国,已有93年的历史。这所书院曾经是村里的“精神摇篮”,但随着留在村里上学的孩子越来越少,2002年,镇南书院“卸下”了教育职能。

在贵阳,有很多这样的古书院。象山书院、逢甲书院、穿山书院……它们曾经担负着地方教育的重任,现在要么空置,要么被毁坏,要么被挪作他用。“学院很受欢迎。” 贵阳县委书记吴楚华表示,优秀的传统文化一定要为贵阳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养分和动力。

2018年9月,镇南书院最后一任校长龙友昌万万没想到,书院大修后又恢复运行。

“这里本来就是教育的地方,环境也不错,很适合孩子读书。” 贵阳县教育局计财处副处长张德珍说。为改善办学条件,县财政投入280万余元对镇南书院的瓷砖、地板、大门、墙壁、地板进行维修,购置多媒体一体机、电脑等教学设备,并增加了床、炉灶等生活设施。今天的学校既古朴又现代。

2021年,镇南书院更名为欧阳海中心学校镇南小学。原周塘小学和大窝小学的学生全部在镇南小学就读,在校学生50余人。伴随着书院里孩子们的声音,村子里更热闹了。

事实上,具有“特殊地位”的镇南学院并不享有特殊待遇。

目前,贵阳县共有小村教学点289个。2021年12月,贵阳县印发了《优化提升农村小学校质量工作方案》,5年完成整治,达到“湖南省农村小学校”。基本学校标准。“一年翻新一件,每件投资800万元。” 张德镇说,5年后,这些投资将转化为看得见的“30个”——一条水泥(或柏油)路进校,一所引人注目的学校。值得一提的是,县财政也提供了38万元的预算每年,每人每月 300 元的补助标准是每个村学校的补助标准。

包括校舍维护工程和校园安防工程,贵阳市还将教育信息化工程、“学亮”工程、校车运营工程、闲置校舍振兴工程列入“六大”工程。农村小学校优化提质。农村学校越来越漂亮。

当然,仅有硬件投资是不够的。在80%为农村学校的安仁县,当地农村中小学通过艺术教育——合唱为农村孩子的生活注入色彩。

教育优了,乡村美了——郴州市教育助力乡村振兴纪实报道

安仁县已连续8年举办“德清杯”和“永乐河之声”中小学合唱节。设置班级合唱、区级合唱、县级合唱梯级舞台。永乐河畔,稻花飘香,孩子们的歌声响起。,而这些孩子中有80%以上是留守儿童。

在农村学校组建合唱团并不容易,而且通常很难教授齐声、身体和美学的科目。即使开设了相关课程,教师也不专业。为此,安仁每年都在加大对音乐、体育、美容教师的招聘力度。2009年以来,农村小学配备音乐艺术教师192人,占招聘教师总数的23%。

皓山中心小学五年级的小雪(化名)(1))因为参加合唱而胆怯,现在变得更加自信。虽然因为排练没时间写作业,但对老师的关心在同学们的鼓励下,小雪收获了幸福和珍贵的友谊。

城里的月光照亮了乡村

宜章县小学毕业后,关西乡学校老师兰昌华给六年级学生做了一场题为“青年牢记党的恩情,红心对党”的班会。课堂上,兰昌华被城市孩子的活跃思维和表达能力惊呆了;而在宜章县梨园镇学校,工作20多年的董小梅正在耐心地教刚踏入教学岗位的黄美伦,如何使用。自己的流动性,让低年级的孩子们很快安静下来。

两种情景发生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却有着相同的缘由——2021年宜章县教育系统创新实施的“1+M+N”(1所领导学校,“M”责任学校), “N”受助学校)城乡学校结对帮扶模式。

城乡结对并不少见,但谈及这一创新举措,宜章县教育局工会主席欧希云不禁细数其亮点:一是内容不限,帮扶是总的来说; 二是不限学年,高中可帮扶农村小学;三是注重实效,帮助学校捆绑考核。“要形成城乡教育融合发展、资源均衡流动、公共资源合理配置的共同体。”

在宜章,这样的“社区”就有12个。“在脱贫攻坚时代,这12所学科级学校开展了驻村帮扶任务。” 欧希云表示,既然脱贫攻坚工作已经转变为乡村振兴,之前建立的帮扶关系也应该转变思路,继续发挥作用。.

在一个月的跟踪学习中,蓝长华印象最深刻的是易万晓在中央红军突破白石渡镇第三次封锁老旧址组织的一次党建活动。说是党建,但校支部书记蓝秉新居然邀请了少先队的一些代表参加。在真实历史发生的地方,讲红色故事,不仅全体党员受洗,少先队员也受洗。

教育优了,乡村美了——郴州市教育助力乡村振兴纪实报道

本次活动不仅让蓝昌华对“党建团队”有了新的认识,也开启了他“党建+”的工作新模式。“农村学校党组织结构不完善,活动单一,难以形成党员的先锋队和带头作用。” 但小学毕业后,蓝长华看到了党员学科组如何引领教研工作的发展,以及党员和教师如何帮助困难学生成长。、党员部如何承担重要工作等,“回去向学校汇报,以后党员活动就有更多可能。”

从郴州市全市范围看,建立基础教育集团学校、联盟学校、学区管理和校对支持机制已写入《郴州市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5年)》 )”。五年来,郴州实行城乡学校教师交流、研训一体化、资源共享、捆绑考核。全市50%的学校纳入教育集团和联盟学校管理,中小学城乡结对帮扶实现全覆盖。

为了明天的农村

三年前,浙江教师陈云凡来到贵阳县河野镇,最难受的就是山里的天气。湖南的空气潮湿,冬天,一口气就充满了水汽。有时在浓雾笼罩的山上,能见度不到两米的时候,他也会骑着摩托车进村。因为,村子里有一对肢体残疾的兄弟,等着他教。

2018年,河野镇中心小学接到贵阳县教育局的通知,要求对镇内因特殊原因无法上学的儿童进行教​​育。

小龙和小虎两兄弟患有肌肉萎缩症,无法自理。也是这一年,刚刚来到河野镇的陈云凡介入了他们的生活。

每周六,陈云帆和另一位老师坐20分钟的车到小龙和小虎家教他们写字和算术。兄弟二人虽然学得很快,但身体上的残疾乡村报道,让他们握笔甚至久坐都有些困难。于是,陈云帆在教学之余,为兄弟二人制定了锻炼计划。天气好的时候,他和另一位老师推着轮椅,带着小龙和小虎去晒太阳。一路上,四个人有说有笑,讲故事,聊爱好。两位老师不时停下来给他们按摩肌肉。

经过一段时间的教学,小龙和小虎不仅获得了知识,还找到了另一种生活方式。他们不再常年躺在昏暗的房间里,两人也变得开朗起来,尤其是小弟迷上了绘画。这些变化让他们的母亲在迷茫的生活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三年来,河野镇中心小学为11名特殊儿童提供教育。按照规定,教学活动每月进行两次,但很多老师在送教的过程中与这些特殊孩子建立了联系,总会抽出休息时间多看望他们。“送教育,不仅是送知识,更是送关爱。” 陈云帆说道。

在农村,特殊儿童比例较高,残疾程度不同。不要放弃他们,“不让残疾孩子受凉”是郴州市对全市特殊教育发出的号召。2021年郴州市教育工作报告提到,郴州市要做好特殊教育工作。各县市要按规定建设标准化特殊教育学校(特殊教育部门),提高残疾儿童义务教育入学率。,为残疾学生开辟“教育-培训-就业”发展通道。

郴州特殊教育中心学校成立于2015年,在校学生489人,农村学生占80%。他们是农村的未来,但身体残疾限制了他们的就业选择。然而,这所学校的副校长曹艳丽却自豪地表示,他们的职业高中班的就业率可以达到100%。

每天下午,学校里总会有“抢购”的场景。职业班聋生做的面包和饮料在学校里总是供不应求,不到两分钟就被老师抢购一空。

这是由于学校的基于订单的培训计划。曹艳丽说,他们大力发展烘焙和饮料生产专业,学生还没毕业就被公司预定了。此外,对于培训班的孩子,进入初中后,学校每周安排10节课,让他们组装电子产品,做重复性的机械劳动,做到熟能生巧。目前,培训班的第一批毕业生已经被送到公司实习,公司老板说还不错。

2020年,郴州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副市长陈荣伟视察郴州市特殊教育中心学校。得知学校培养计划后,他立即组织有关部门开会,下发了《郴州市人民政府关于深化特殊教育的办公室》。关于改革和促进残疾人就业的实施意见。

如今,越来越多的公司在学校寻找“VIP”。

做乡村振兴的“火车头”

“我只听说过新疆的和田玉,不知道临武的通天玉。” 几年前,这大概是很多郴州本地人的知识盲点。

2017年之前,临武县的玉器产业多为小作坊。好玉没有人知道,也不能卖高价。然而,在过去的两年里,情况有所不同。全省大力发展宝石玉石产业。临武通天玉逐渐为外界所认可,玉质堪与和田玉媲美。

一个行业的兴起,必须配备相应的人才,而临武县职业中学承担了这个任务。学校新开设珠宝设计与制作专业,解决了玉石产业下游的人才培养问题。

此外,为响应“中国白银之都”的发展战略,永兴县在全县职业学校开设有色金属冶炼专业,以银艺设计加工为突破口,细心发力走“深加工”之路。现实点; 坐落于“小东江”的资兴市,打造了旅游管理、烹饪、电商等旅游相关专业群,助力乡村旅游。同时,资兴还成立了市级职业教育中心,安排专职人员,在每个乡(街)建立乡镇职业教育中心,每月到镇培训3次以上。专注精品民宿培训,

实现教育扶贫从“输血”到“造血”的精彩转折,郴州打出了职业教育的“王牌”。

然而,如何发展职业教育,仍然让郴州教育工作者思考。事实上,在职业教育低迷的年代,地方职业学校也不忘开设最“热”的专业。

教育优了,乡村美了——郴州市教育助力乡村振兴纪实报道

“过去职业学校设置专业的原则是,学生想学什么,学校就开什么。” 郴州市教育局职教科科长李廷林以计算机专业为例。由于互联网的普及,各县市的职业学校纷纷开办。这个专业,但结果是学生毕业后就业情况不明朗,相关专业对当地产业没有产生积极影响。

“职业教育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适时调整学校培养方向和专业,努力把职业教育打造成人才成长的‘蓄水池’、人才成长的‘加速器’、人才的‘中转站’郴州交流。” 教育发展方向,郴州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肖正科表示。

2020年,郴州市人民政府印发《郴州市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统筹专业布局和专业设置,要求职业教育对接地方产业人才需求,建立职业院校动态调整机制.

嘉禾县素有“江南铸都”之称。经过产业转型升级、中央环保督察、淘汰落后产能等多项考验,实现了从铸锻到装备制造、智能制造的跨越式发展。为更好地服务地方发展,嘉禾县职业中学一改以往以对口教育为主的办学思路,开设数控技术应用、电子电气应用、计算机应用等智能制造专业。

邓祥平是该校2013年数控技术应用专业毕业生,也是该校和当地锻造企业嘉禾富顺机械的第一批订单培养学生。因为有基础,懂技术,所以得到了公司的高度认可。“邓向平现在一个月能挣8000多块钱!” 学校副校长雷晓莉非常自豪。

上一篇:事实:最新农村政策出炉!农村户口一经迁出,不可更改,不可迁回
下一篇:走遍衢州三县市,浙江农村的数字化进程是怎样的?丨未来村
热门服务和内容

客服微信

  • 客服微信

    扫描咨询

  • 官方公众号

  • 官方公众号

    扫码查看演示

  • Copyright © 2019-2021 网侣(宁夏)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网站备案号: 宁ICP备16000137号-9
    电话咨询:183-9523-2024
    在线客服咨询